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以刃之名 > 第一章 命运的起始

以刃之名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以刃之名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章 命运的起始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老爷,小少爷他........”

    “先天魂力回路堵塞!废人一个!”那名衣着华贵的男子看着襁褓中的婴儿,脸上只有那深深的厌恶。

    ..................

    秦子涵作为二子出身在元烈公国的魂武世家秦家,父亲秦天昊身为魂武者可谓举国闻名,可却生出了这样个废物儿子。魂力回路堵塞的人被称为无能者,无能者的后代必定是无能者,而魂武者的后代却极少可能会出现无能者。可这极其微弱的概率却出现在了元烈公国四龙将之一的秦家中。

    虽然秦子涵已经宣告没有希望修炼魂力成为魂武者,但仅仅因为孩童时秦子涵的一句“我想修炼”,他的母亲却没有放弃过希望,一直带着儿子四处求助。

    秦天昊觉得自己有个废物儿子被秦子涵的母亲带出去四处张扬丢人,便打断了秦子涵母亲的双腿,姑且还把他们母子留在秦家,但被赶出了原本的府邸与那些下人住在一起,在秦家业下的一家农场工作着。

    在母爱的关怀下,秦子涵虽然知道被父亲所抛弃了,不过童年也并没有留下不好的回忆。

    “妈,不知道今晚吃什么,好期待啊!”

    年少的秦子涵依旧和往常那般,虽然和母亲的生活很苦,但日子却是有趣的。

    母子二人此时正排着队伍等着领取今天的晚饭。

    “子涵,去把我们的饭碗拿来。”母亲只能坐在木制的轮椅上,一直以来跑腿工作都是秦子涵来做。

    可奇怪的是,今天秦子涵无论在哪里都找不到自己和母亲的饭碗。

    “子涵,怎么回事,快到我们了。”

    “妈,我找不到我们的碗了。”

    秦子涵的母亲听到秦子涵急切的声音,也顾不上排队了。摇着轮椅就来到秦子涵身边和秦子涵一起找,可确实是找不到属于他们母子二人的餐具。

    一旁几个肥胖的妇女已经开始偷偷笑了起来,而那些男人们则围观着手忙脚乱的两人。

    “你们两个还不来就没有咯!”派发晚餐的中年男人叫喊着,嘴里的得意丝毫不掩饰。

    秦子涵也知道这里的人讨厌他们这对原本是贵族的母子俩,平时也只是冷落他们、把那些最脏最累的活给他们罢了,这次没想到这么过分。

    年幼的秦子涵也只是微微生气罢了,他知道是这些人把他们母子的餐具给藏了起来。

    而今晚的晚餐,正好是一大锅滚烫的炖土豆。

    这种食物是没办法用手去接拿着吃的了。秦子涵脱下自己的鞋子,他也曾在书中看过有人在求生情况下拿鞋子来装水。此时想吃饭也只能这么干了。

    周围的人笑着这傻小孩。看着这昔日自己侍候的主子比自己还落魄,有的人心里就会有种扭曲的快感。

    就这秦子涵想要用鞋子上前去接那滚烫的土豆泥时,他的母亲用手打掉了他手中的鞋子。

    “子涵,你要记住。你可以失去荣耀,失去富贵,人生是可听书3以隐忍,但你不能失去尊严。”

    只是,年少的秦子涵哪知道母亲想做什么。只是待在原地傻愣愣的看着。

    秦子涵的母亲刚说完,秦子涵便见自己的母亲用手驱动着轮椅到达那派发晚餐的人跟前,两只手掌靠在一起向前伸去。

    “母亲!”就连秦子涵这个七岁的小孩都知道她此刻想要干什么了。

    那派发晚餐的中年男子和其余几人本来只是想戏弄一下这对落魄母子,显然也是没想到这女子生性如此刚烈。但此刻既然做了他也选择做到底,毫不犹豫地装起一勺滚烫的土豆泥倒在了秦子涵母亲的手中,而秦子涵的母亲也是咬着牙一声不吭硬是接下了所有的汤汁。

    “过来,慢慢喝。”

    女人没办法摇动轮椅,只能让秦子涵自己过来。

    秦子涵见到自己的母亲双手递到自己面前。还记得以前在秦家主府没被父亲赶出来时,这双手是多么白嫩;而现在看着自己母亲那双平时照顾自己、为自己扛起一切的手被热汁烫的滚红气泡时,秦子涵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们可以穷,我们可以没有实力,但我们不可以让别人看扁。”

    秦子涵大口的吃着那手中的食物,丝毫不觉得烫嘴。但那泪珠如同下雨般不停的往下留着。

    两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也没有在意周围的任何人。

    “妈,我一定会成为超越父亲那样人上人!”秦子涵强忍着哽听书4咽,对自己的母亲说出了这句话。

    这一刻,天真的孩子长大了。

    .....................

    自这一晚以后,秦子涵的母亲手部感染。两人因为招惹了秦家的缘故也没有医馆敢收他们两个,秦子涵的母亲病情只能越来越恶化,本来身体就不好此刻还带来了身体其他的病痛。终于,秦子涵的母亲连床都下不来了。

    秦子涵自幼力大,此时是背着自己的母亲在街道上求医的。

    女人拍了拍秦子涵的肩膀,示意秦子涵把自己放下。秦子涵把自己的母亲放在随手带来的草席上,两人也不管街道上的其他人,这个世界好像只剩下彼此。

    那个昔日美丽青春的女人,如今满脸憔悴,双眼无神地看着秦子涵那脏兮兮的脸庞,她想要伸手去帮自己的儿子抹眼泪,可那手却再也抬不起来了。

    女人憋尽全身力气,终于说出了这人生中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能......给....妈妈唱首歌吗?”

    秦子涵抹去自己的眼泪,强忍着心中那悲痛张开了自己的嘴。他知道,这是他们母子这辈子最后一次对话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语言未落,那双疲惫的眼终于失去了华彩,对于这个人生多灾多难的女人来说算是解脱了。只是,她不甘心。没能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没了自己,这孩子今后该怎么办。那怕只是多看一眼,女人也使劲全力让自己的眼睛睁开。

    秦子涵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睛在也没有光芒,终于哀嚎了起来。

    那一个夕阳下,街道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个废材少年的痛。但没有人可以帮得到他们,因为他们惧怕那庞大的秦家。

    男孩子曾经梦想自己能够修炼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另眼相看;如今,他只是想和自己的母亲好好活着。只是这小小的恳求都被命运无情的拒接。

    夕阳把秦子涵瘦小的身影拉长着,他也不再支撑自己的疲惫,小小的身体倒在自己的母亲旁。两人就躺在大街上,没有人去询问,没有人去靠近。

    只是,秦子涵的心里仍然有一句话在提醒着自己。

    “人不能失去尊严。”

    不知过了多久,秦子涵艰难的爬起身,扛着母亲的身体,奔向着夕阳。

    秦子涵知道,自己的母亲以前最喜欢樱花,在秦子涵还没出生时便在秦家府邸中种下了一颗樱花树,还花了大价钱请植物系的魂武者促进生长。

    秦子涵在被赶出秦家前偷偷藏了一颗种子,在他向母亲炫耀时一只燕子却极快的飞过来把这颗种子叼走了。年少的秦子涵捡起身边的树枝想要打下燕子可却没能成功,那与母亲一同将这颗种子种下的约定也没有能够实现。

    后来一次上山玩耍发现城外的荒废山林的最高处长出了一颗樱花树的小树苗。

    强忍着饥饿与疲惫,秦子涵一路背着自己母亲的身体来到了这山顶听书6处,把她埋在了这樱花树苗前。

    ......................

    在埋葬了母亲的尸体后,秦子涵用着母子俩几年积累下来的积蓄坐上了离开帝都的船只。自己的母亲告诉过他,等她死后远离这个城市,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他不知道这又是去向何方,也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七岁的他现在只想睡一觉在梦里逃避一切。

    半夜的船只还在航道上漂着,秦子涵却被饥饿所弄醒。但他身上的前也仅仅只够买一张船票,此时的他只能期待早点到岸。

    男孩的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孩子,吃吗?”远处一个声音传来,秦子涵发现是一个衣着和自己一样破烂的老头,他手中拿着一个脏脏的馒头。

    秦子涵已经两日没有吃过一点东西。见老人的肯首,他立刻扑过去夺过手中的馒头啃咬着。馒头的香甜让自己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母亲说过,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边吃边抹着眼泪,看得老人也是哄笑。

    “有这么好吃吗?”

    .........................

    船上的行程已经持续了几天,在老人不放心秦子涵的情况下,留在了老头身边蹭吃蹭喝。

    而那老人也终于发现了秦子涵的不对劲。

    “子涵,你是无能者?”

    “嗯。”

    老头大笑起来,抚摸着秦子涵的头。

    “我也是啊,咋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啊。”

    “我们真的是不被世界需要之人,是废人听书7吗?”这是一个一直藏在秦子涵心里的疑问。传说人之所以有魂力,是神灵给予人的恩赐。而那些没有魂力的人则是被神明所唾弃的罪人,是废人。

    明明生活中很多事情、工作都能干,就因为这被神所遗弃的传说背上了莫须有的苦难。

    “你认为呢?我认为不是!”老人说着,眼中闪烁着光芒。

    说罢,老人拿起这几日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包裹,打开便是一柄巨剑。

    他挥动着巨剑,如同起舞般带起阵阵破风声甚是潇洒。一旁的人看着这脏兮兮的老头也没想理他。

    “我们被剥夺了魂力,但我们的拿起武器的权利没有被剥夺!不能修炼魂力,那便用上他们魂武者十倍百倍的努力去修炼我们的肉体!去锻炼我们的技术!怎么样,小子要不要跟我!魂武者能达到的,我们炼武者也能!”

    秦子涵自幼就有着成为魂武者的梦想,想成为人之顶端的他也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层次的人也是魂武者。此刻,他那枯死的心又再度燃烧了起来。

    此时,一片又一片的樱花瓣不知从何处飘来,像是下雪般缓缓吹到船上。

    “看来已经到了呢。”老人抬头看着这无数的樱花落下,岸边是数不清的樱花树。这里,便是此次旅途的终点。

    阳光微微的照射在这被风带起的樱花瓣,秦子涵好像看到自己的母亲在那樱花树下微笑着看着自己,没有疲惫,没有忧愁,只听书8有那对自己最纯粹的爱。

    “我也能成为炼武者吗?”

    这一刻的秦子涵跪在老者面前,虽然紧咬着牙关,但那双眼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颤抖着的右手接下了一片花瓣,自己从未有过的欣喜、愤怒夹杂在一起。

    孩子是不幸的,他被神明所抛弃;他又是幸运的,世界上不乏无能者,而他却找到了自己的归处。

    “以我手中的剑刃之名起誓,你一定可以成为最强的炼武者!”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以刃之名》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723787.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