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秘案局 > 卷 第375章 醉鬼的梦魇4

秘案局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秘案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卷 第375章 醉鬼的梦魇4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一月中旬,北国的天冷到极致,金怡所在的区夜间最低温零下四十度,见当地警员巡逻都换成了三班倒。

    “这鬼天气,哪会有人出来呢!”

    安戈夫抱怨着和涅瓦说道。

    “你说明早回去,他们会给我们做些什么吃呢?”

    涅瓦想到次日可以吃到室友做的早餐,就觉得现在承受的一切都算不得是什么痛苦。

    “或许煮粥吃包子,也有可能煮馄饨,不过我想吃饺子。”

    提到早餐,安戈夫也来了兴致。

    “其实我觉得馄饨比饺子好吃饺子的汤太平淡了。”

    两人说着,徒步穿过一片规定巡逻的树林,夜间总有些瘾君子或犯罪分子在这种地方做坏事,被当地百姓多次投诉。

    因此,每晚到此巡逻,成了必不可少的一项,可惜林间空隙太窄,车子进不去,大家只能徒步。

    自从他们巡逻以后,犯罪分子少了很多,只是天公不配合,冷到人痛苦。

    树枝的身影有如诡魅,覆盖在霜白的月影之上,月亮映照着雪地晶晶亮。

    “该死,太特么冷了,提到早餐都会觉得冷。”

    安戈夫想抽根烟,又怕冻到手指和嘴巴。

    “我们快点看看,早些结束吧,这种冷死鬼的天气怎么会有人出来。”

    涅瓦说着,两人向前跑。

    张牙舞爪的树形在身边一闪而过,两人沉重的步子踩着雪地咯吱作响,呼出的口口哈气阵阵模糊了视线。

    跑了一段,倒是不觉得那么寒冷了,就是累得有些喘吁。

    巡查完规定的树林,二人如释重负,开着车子向宿舍的方向驶去,想到可以吃顿早餐,心情格外愉快。

    安戈夫吹着口哨,穿过和迪柯街。

    寒气中氤氲着小酒馆的灯光,此时已快天明,酒鬼们都不知道跑哪里睡觉了。

    街道上空无一人,很是寂静。

    正当这时,涅瓦见到一个身影趴在街边的垃圾箱上,人垂坠着挂在大垃圾桶上,好似吐着睡着了。

    “该死!安戈夫,停车,那家伙要是在这睡了,会冻死的!”

    涅瓦看向垃圾箱的方向,安戈夫将车子停在一旁说道:“酒鬼!讨厌的酒鬼,让我想起了猴子的父亲,他就是喝多睡在地上,被自己的呕吐物呛死的。”

    两人说着,来到垃圾箱旁,将那个人扶起,等他们看清此人的样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

    清晨的电话铃声将众人从睡梦中惊醒。

    段思彤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迷离的双眼。

    金怡从洗手间出来,“怎么?还没醒酒呢?”

    昨天晚上大家玩的尽兴,喝的也有点多,段思彤真正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宿醉。

    本以为今天会是个完美的休息日,没想到一大早便被叫起。

    众人下楼,杨乐和赵宇文先行离开。

    见到段思彤下楼,正在煮面的桥金源喊道:“小段,这里,杨队长匆匆给你留了醒酒汤,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走了,他让我等你们一会。”

    金怡听到,拍了拍段思彤的肩膀一笑,眼听书3神似乎在说:看,你们家杨队长多会体贴人。

    随后她帮桥金源盛面:“听说是怎么回事了吗?”120 

    “好像是安戈夫他们巡逻的时候发现的尸体,现在身份还没确认。”

    “今天早上的事,还是昨天晚上的。”

    “三四点钟吧,他俩本来准备回来下班的,没想到在路边垃圾箱上看到趴着一个人,涅瓦以为是个酒鬼,怕他睡着冻死,便过去看了一眼。

    没想到这一看不得了,是一个被钝器杀害惨死的人,具体什么情况我就不说了,你们先吃饭吧,一会到分局就能看到了。”

    段思彤听到桥金源的话,连忙点了点头。

    ……

    车子行驶在冰雪路面上,每向前进一点,金怡和段思彤的心就揪了一下。

    “思彤姐,你以前遇到过最可怕的案子是什么啊?”

    文凝探头看向坐在副驾驶的段思彤。

    “怎么说呢?你要是问我印象里接触过最可怕的案子,我想应该是和你金怡姐在蒙特区碰到的布娃娃案子了。”

    段思彤说着,看向金怡一眼,然后看向文凝。

    “这个我好像在你们分享到市局的案例里看到过。作案手段非常残忍,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居然是团伙作案。

    而且他们还将此发展成为一条产业链,丧心病狂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所作所为。”

    文凝拍着车座椅,慢悠悠地说道。

    “你呢?还没问过你们呢?”

    “我们?对我而言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之前一起碎尸油听书4炸案,现在想想都觉得太残忍太恶心了。”

    文凝说着,好似浑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那个案子最后查出来了吗?是什么人能对别人下如此狠手啊。”段思彤问道。

    “查出来了,是同楼的邻居作案,死者是一名妇女,生前口舌不好,用习惯在背后说别人闲话。

    她造谣凶手和同楼的另外一名妇女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结果那妇女的男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凶手给打了。

    没多久以后,打人者彻底消失不见,据说消失的时间和案发时间相差将近一年。

    虽然后期的审讯当中,多次问过凶手失踪者是否和他有关,但凶手始终没有承认。

    毕竟打人者消失时没有证据证明他去找过凶手或者和凶手有关。”

    “所以呢?被害者就是因为传瞎话,被凶手杀害了?

    这种行为我们真是没法理解,毕竟骨子里没有MAOA暴力基因。”

    段思彤说着,看向窗外的景色,车子总算给换了个好的,至少现在从车内向外看,没那么厚的霜了。

    ……

    车子平稳地停在当地分局门口,几人下车直接到旁边的法医鉴定机构。

    安戈夫虽然兼职法医,不过多数时候他还是会跟着分局的工作。

    “以前我们这里人少的时候,由当地一主管做法医,那时候的法医专业性和现在完全没法比。

    那家伙出现场做的大多数工作就是过去用脚轻轻踢着死者,然后告诉身听书5旁的人‘没错,他的确是死透了。’

    后来我们的分工逐渐趋于明确,专业的工作要交给专业的人做。

    所以我本来的职位就是分局队员,也就回到自己的本职工作上来了。”

    安戈夫和在一旁观察尸体的金怡等人说道。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秘案局》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723787.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