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在三国当暴君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拜访田丰

我在三国当暴君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我在三国当暴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八十五章 拜访田丰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随着一阵敲门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座柴扉之外,刘协等一群人正等候在原地。

    从屋内不时能够听到阵阵读书之声,即便是敲门之声响起,里面的读书之声也未曾断绝。

    正当刘协以为里面的主人没有听到的时候,突然从里面走出来了一名童子,脸上略带着一丝疑惑,或许是奇怪这许久未曾有人敲过的门竟然在今日想起来了一般。

    见到童子,刘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道:“请问田元皓可在家中?”

    听到刘协的询问,童子不禁歪了歪脑袋,小声问道:“你们是来找吾家先生的?”

    “自然,听闻田元皓先生在渤海,孤特来拜会。”见到童子虎头虎脑呃样子,甚是可爱,刘协也不禁多看了两眼。

    听到刘协所言,童子不禁点了点头道:“先生正在读书,一会儿等完了吾再进去给你通报吧。”

    “你这小娃娃,殿下亲自前来,哪里有让殿下等待的道理?”听到童子所言,刘协还未开口,身后的许褚便站了出来向童子呵斥道。

    许褚原本长得就虎背熊腰,在童子看来甚是凶恶,再加上这一声呵斥,着实将童子吓得够呛。

    只见童子脸色一变,紧接着便“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童子的反应显然在众人的意料之外,大家顿时大眼瞪小眼,而刘协更是瞪了一眼许褚。

    许褚似乎也知道自己冒失了,想要将功补过,准备上前安慰童子,可童子见到许听书2褚上前更是吓得向后退去,哭得也更加厉害了。

    终于,里面的读书声被童子的哭声给打断了,只听得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童儿,怎么回事?”

    紧接着,就见到房屋之中出现了一个身着黄衣的青年男子,目若星辰,同时目光之中透露着坚毅和果敢,让人一眼看过去就感觉这是个靠谱的人。

    “孤这手下鲁莽,原先本是想向童子说一下向先生通报一声,谁知道方法不当却是吓着童子了。

    惊扰了先生读书兴致,不当之处还请先生见谅!”这时,刘协站了出来向着黄衣人解释道。

    “敢问可是渤海王殿下?”这时,只见黄衣男子看着刘协,略带一丝疑问的语气问道。

    听到黄衣男子之言,刘协顿时一愣,眼前此人应该就是田丰了,难不成自己与田丰在哪里见过不成?

    可是刘协在脑海中思来想去,也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田丰了。

    “先生可是田丰田元皓?先生莫不是在何处见过孤吗?”这时,刘协一脸疑问地向田丰问道。

    听到刘协所言,黄衣男子顿时笑了道:“在下正是田丰田元皓,吾与殿下也从来未曾见过,吾不过是听到殿下自称为‘孤’,在这渤海能够这么称呼的应该只有刚刚被封为渤海王的殿下您了。”

    听到田丰的解释,刘协顿时明白了过来,暗骂自己真是糊涂了。

    自从成为渤海王之后,孤这个称呼如果不是刘听书3协在一定场合刻意避免的话,很自然而然就会自称为孤的,就像是寻常人经常会说“我如何如何”一样,很是顺其自然,自然也就没有在意。

    但是田丰这等人是很难有此机会见到自称为孤的人的,所以在刘协这一自称一说出口,田丰便很敏感地捕捉到了。

    “童儿,这可是当今的渤海王殿下,莫要哭了,还不拜见?”这时,田丰安慰童子道。

    听到田丰之言,童子却是立马停止了哭泣,只不过看向许褚时候的眼神还有些许躲闪。

    只见童子走上前来,向刘协说道:“见过殿下!”

    “乖,一会儿孤给你糖吃。”见到童子的模样,刘协像是一个大哥哥在哄小弟弟一般。

    这一幕却是被田丰看在眼中,田丰看向刘协的眼神顿时变得不太一样了。

    “殿下,诸位,外面寒冷,快些随吾进屋吧。”这时,看着大家都在门口,田丰顿时对着众人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听到田丰之言,刘协心中却是顿时一动。

    要知道来之前沮授向自己举荐田丰的时候,说田丰为人心直口快,脾气直容易得罪人。

    所以自然而然地,刘协心中对于田丰的印象也就归于那等不好说话之人的行列,来之前心中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

    但是现在至少是目前看起来,这田丰并不是沮授所说的那等不好说话之人哪,相反看起来待人接物还有一些温润的感觉。

    正当刘协心中狐疑听书4的时候,刚刚坐下的众人,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就听得田丰说道:“殿下此番可是想要得到在下辅助?”



    刘协没有准备,一下子竟被田丰问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田丰竟然如此之直接,就这么大剌剌便将主题说了出来。

    刘协尴尬之余,也不笑了起来。

    看着刘协笑了,田丰却是好奇地问道:“不知殿下为何发笑啊?”

    听到田丰的询问,刘协不禁开口道:“来之前沮授向孤举荐先生,就说先生乃是心直口快性子直的人,方才在屋外孤还有些奇怪,似乎先生与沮授所描述的有些差距,没成想还是被沮授给料准了。”

    听到刘协的解释,田丰并不为意道:“沮授与吾相善,吾等二人对彼此皆熟悉至极,料定吾之事也在情理之中。”

    听到田丰之言,刘协不禁点了点头,沮授和田丰两人可谓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存在,两人性格互补,倒是一对很优秀的队友。

    紧接着田丰又再次开口道:“殿下先别说话,让吾猜一下,依着殿下的性格,沮授那里应该也是去了的。

    但是依着吾对沮授的了解,沮授定然没有同意殿下的邀约,不知对否?”

    听到田丰的推测,对于田丰这么直接地讲了出来自己邀请沮授没有成功,刘协不禁无奈地笑了:“你们两人可对彼此是真的了解,的确,沮授确实没有同意孤的邀请。”

    听到刘协之言听书5,田丰看向刘协的眼中顿时多了一分异彩。

    若是刘协找一些话来掩饰的话,可能在田丰心中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但是相反刘协能够当着大家的面,很坦然地承认了自己争取沮授的失败,这一点在田丰看来是最为难能可贵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我在三国当暴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723787.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