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妖魔哪里走 > 卷 366.所见所闻(请来起点支持正版)

妖魔哪里走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妖魔哪里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卷 366.所见所闻(请来起点支持正版)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徐大将小佛像和观音像等分别塞进麻袋里,为了防止掉出来他还将麻袋给打了死结。

    王七麟好奇的问他道:“你什么时候弄了这些东西?”

    徐大拍了拍怀里嘻嘻笑道:“特意为这次进鬼市准备的,都是开过光的硬货。”

    “大爷本事不行,万一咱进了鬼市分开了,大爷落单了,到时候怎么办?肯定得靠自己准备的法器呀!”

    谢蛤蟆点点头道:“无量天尊,徐爷真是个苟道高手。”

    王七麟说道:“那必须,徐爷的狗拳可是一绝。”

    他们看看时辰进入仓库,关上门后,谢蛤蟆沉声道:“七爷、徐爷,你俩先别动,老道要在你们脸上抹点东西。”

    “啥?”

    “过阴浆。”

    “大爷不要脸上抹浆。”徐大拒绝。

    谢蛤蟆冷笑道:“那你打算去了鬼市给鬼当零嘴吃?嘿,你这个头倒是可以多吃两顿。”

    王七麟问道:“这浆是干嘛用的?过阴用的吗?为什么上次在桂花乡没有用上?”

    谢蛤蟆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罐子,说道:“确实是过阴用的,但跟上次不一样,上次你们走阴那是为了寻找人的魂魄并要带回这魂魄来,所以得让阴差知道你们是人,否则他们会把你俩一起拘走。”

    “这次你们俩得掩饰自己活人的身份,所以得用过阴浆涂面。”

    他用毛笔蘸了过阴浆涂在王七麟的脸上。

    凉凉的。

    黏黏的。

    谢蛤蟆介绍道:“过阴浆是在除夕夜的时候听书2用糯米掺和七月半那天下的雨水煮出来的,只有七月半的雨水在除夕晚上煮的糯米才有用,开锅时间还必须是除夕午夜子时,今年老道还得做,到时候你可以看看。”

    他又给徐大抹了过阴浆,叮嘱道:“千万别擦掉这东西,有东西要给你们擦也不允许它们动,明白吗?”

    王七麟点头。

    谢蛤蟆说道:“老道问你们话呢?怎么不回应?”

    王七麟道:“我回应了,我点头了呀。”

    徐大说道:“大爷也回应了,大爷担心点头会甩掉过阴浆,所以给了你一个眼神。”

    谢蛤蟆看向黑漆漆的仓库,一时无言以对。

    老道士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孽,所以这辈子才会来到这俩货身边。

    绥绥娘子娇滴滴的问道:“道爷,奴家呢?”

    老道士说道:“绥绥娘子能受得了脸上涂一层浆吗?”

    王七麟侧耳倾听。

    绥绥娘子叹了口气,道:“奴家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王七麟也跟着叹了口气。

    谢蛤蟆说道:“来,咱们排成队,后面的人把手臂搭在前面人的肩膀上,注意不要掉队。”

    他走在最前面,徐大在他身后,绥绥娘子又在徐大身后,王七麟断后。

    其中绥绥娘子抱着八喵。

    徐大扛着九六。

    就跟戴了个超大狗皮帽子一样。

    四个人在黑暗的仓库里走了起来。

    漆黑。

    寂静。

    冷清。

    只有四个人一些轻盈的脚步声和一些若隐若现的呼吸声在响着。

    然后走着走着,王七听书3麟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忽然心里生出一个念头:走的太远了吧?

    他在粮仓住过两晚上,对内部非常熟悉,最长顶多两百步。

    可是他们已经走了不止两百步,且期间并没有转向,那他们已经走到哪里了?

    就在王七麟心里生出这个疑惑的时候,他发现身边出现了雾气。

    隐隐约约的雾气。

    不知何时,仓库里有了一些光线。

    他的视野变成灰色,雾气就是灰色的。

    顿时,他的呼吸声变得浓重起来。

    在他身前响起了绥绥娘子的声音:“道爷,哪里来的雾?”

    谢蛤蟆沉声道:“这是五里雾,算是仙雾的一种,云里雾里所用的‘雾里’说的就是这种雾气。”

    “仙雾?鬼市有仙雾?”王七麟问道。

    谢蛤蟆不说话了。

    王七麟有些担忧,试探的问道:“道爷?道爷?”

    谢蛤蟆说道:“老道就在你前面,你叫什么?”

    王七麟不悦的说道:“我刚才问你话呢,你怎么也不回答?”

    谢蛤蟆理直气壮的说道:“老道士点头了呀,还给了徐爷一个眼神呢。”

    徐大嘿嘿笑,嘀咕道:“人家是宰相肚里能撑船,道爷你是蛤蟆肚大气量小。”

    谢蛤蟆被他的话堵了一下,只好更详细的讲解道:“这五里雾出自我道家典籍《阴符经》,乃是修道所成雾气之一,在雾气范围之内,不管是妖魔鬼怪都能隐蔽面容,待会你们就知道它的奇妙了。”

    他的话音落下,王七麟听书4感觉到肩上有些发痒,便下意识的伸手扫了扫。

    扫后肩膀的感觉恢复正常,可是不多会后他又感觉肩头有些痒了。

    于是他便下意识扭头看去。

    看到一只惨白的小手搭在他的肩头。

    徐大嘀咕道:“九六在干啥呢?老在大爷脖子上转悠,是不是要撒尿呀?”

    王七麟知道九六应当发现了自己身后有东西,他壮着胆子扭头往后看。

    一眼看去,他身后的队伍望不到边!

    鬼影重重!

    一个鬼又一个鬼走在他身后——或者说漂在他身后!

    而且这些鬼不是像他们一样伸出一条手臂搭在前面人的肩膀上,而是伸出左臂搭在前面人的右肩上、伸出右臂搭在前面人的左肩上。

    谢蛤蟆曾经与他说过这姿势的名称。

    这叫架阴锁。

    王七麟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诸位不妨回头看看,开火车了。”

    徐大回头笑道:“啥?火车是啥?着火的车——吾草也!”

    他笑不出来了。

    谢蛤蟆还能笑出声来:“一群孤魂野鬼罢了,就像人间开大集会有乞丐来集上乞讨一样,鬼市大开后也有孤魂野鬼到来,想要看看能不能占点便宜。”

    王七麟并不害怕身后这群鬼,主要是这架势有点吓人。

    绥绥娘子捏了捏九六的小屁股,道:“六崽快叫一声。”

    九六龇牙咧嘴往后叫:“六六六!”

    火车顿时脱轨。

    诸多孤魂野鬼发出厉啸声四处逃散,有些没有修为的鬼直接爆体化作雾气。

    这听书5时候有一个身影飘荡过来,好奇的问道:“灵兽?天狗?”

    王七麟定睛看去,却看不清个这人的样子,只是能看到他身形削瘦、身躯伛偻。

    九六看到他靠近激动了,呲牙咧嘴准备再狠一个。

    绥绥娘子轻声道:“不用与它一般见识,小小的犭夷母鬼罢了,不要理它,它只能吃普通人,像咱们它是吃不得的。”

    徐大好奇的站定,问道:“这是什么?姨母鬼?谁的姨母所化的鬼?”

    鬼影吃吃的笑了起来,阴嗖嗖的说道:“我是你家姨母化作的鬼,好外甥,你还不来陪姨母?”

    谢蛤蟆不悦道:“滚蛋,鬼市不能杀戮但能斗殴,你想挨揍吗?”

    犭夷母鬼的身影猛的扩大一倍,他正要撂狠话,八喵飞了过去。

    八喵未到,尾巴先至。

    小毛尾巴拍在了犭夷母鬼的脸上,将它拍的哀嚎一声,八喵接着飞到,从它下巴往下落,一路落一路喵喵拳。

    这就很霸道了!

    犭夷母鬼被它给喵怕了,连个狠话都没有留下,转身便逃跑了。

    八喵用尾巴撑地站起来,冲着它背影摆了个拳架:我看你是没把你喵爷放在眼里!

    他们在五里雾中缓缓行走,逐渐的开始热闹起来。

    雾气中出现一个又一个的身影,这时候谢蛤蟆说可以不用架在一起了,但还是要走在一起不能走散了。

    他用警告的语气说道:“别小看鬼市,里面不只是孤魂野鬼和犭夷母鬼这样傻逼,这里肯听书6定有咱们惹不起的狠角色,特别是妖怪。”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用眼神向某人示意:“大妖们往往有移山倒海之能,即使是修为入先天的陆地神仙也不敢招惹它们。”

    王七麟哂笑:“移山倒海?这个夸张了吧?若它们能移山倒海那哪里还有咱们人来统治九洲大地的事?”

    谢蛤蟆也笑了,说道:“七爷,谁告诉你天地之间只有九洲?”

    王七麟说道:“我知道天地之间不止九洲,还有海外仙岛、还有塞外、西域、南荒十万大山,可是不管有什么,九洲总归是天地的核心之处,对吧?总归拥有天地间最肥沃的土地,若有大妖神鬼,他们会放弃九洲这肥肉?”

    谢蛤蟆哈哈大笑。

    在他们身边不远处响起一个悠悠的声音,说道:“一群白蚁生活在一块枯木上,有白蚁慨叹,这定是天地精华之地,这里的树皮定是天地间最美味的东西。”

    这话嘲讽的力度很大,王七麟却没有生气,他问道:“算在下孤陋寡闻了,那你来说说,天地之间还有什么好地方?”

    一个人影施施然的飘荡而来,声音带上了一点笑意:“我不知道神佛所在何处,但我们鬼之一族所在的阴间便是一处好地方,你还没有进入阴间,不知道它的妙处,将来等你了却在凡世间的执念去往阴间就知道它的美妙了。”

    王七麟知道阴间的存在。

    所以听到这话后他联想到了一个与自己听书7工作相关的重点:人间界的鬼果然不是平白无故出现、平白无故留下的,它们留在人间没有去往阴间,乃是因为有执念!

    所以听天监要想解决世间诡事不应当是单纯的杀鬼驱邪,而是要了却它们的执念!

    他把这点牢记于心,决定离开鬼市后要告诉谢蛤蟆,让他在办理培训班的时候将这理念灌输给手下们。

    与他们说话这妖魔似乎是个讲道理的主,王七麟来了与他交流的兴趣,还想从他口中套点话。

    可惜人家对他不感兴趣,说完这话便施施然飘走。

    没办法,他脸上有过阴浆,在妖魔鬼怪们眼里就是个普通的鬼,而且他刚才的话也符合普通鬼怪的见识,稍微有点本事的鬼便对他们毫无兴趣。

    谢蛤蟆带着他深入鬼市,笑道:“你不是打算给徐爷弄点好东西吗?走,老道士带你去寄唱行瞧瞧。”

    王七麟一听这话急了,他偷偷瞥了眼绥绥赶紧摆手说道:“什么妓娼行?我对这玩意儿不感兴趣!”

    不怪他误会谢蛤蟆的话,主要是谢蛤蟆刚刚从提到了徐大,寄唱这俩字和徐大在一起,必须得以妓娼来理解。

    徐大着急了,说道:“你怎么会不感兴趣?七爷你不是说给大爷弄几个鬼提升一下实力吗?”

    王七麟道:“去妓娼行找鬼?我它娘想给你提升实力,不是想给你找暖床大丫头。”

    绥绥娘子偷偷笑了起来。

    徐大愕然道:“七爷你这是说啥听书8呢?寄唱行是典卖奴仆和物品的地方,与典当铺相似,这鬼市的寄唱行应当卖的是鬼怪和法宝,跟给大爷暖床有啥关系?大爷还能找个鬼来暖床?”

    王七麟面无表情:“走走走,我我我刚才开玩笑呢。”

    旁边有人伸手招呼他们:“诸位要买奴吗?来咱这里瞧瞧,咱这里有好宝贝儿!”

    王七麟等人走过去,看到这人身前守着个神龛,他举起神龛给众人看,神龛里头端坐着个一身金衣的迷你老头。

    迷你老头是活物,看到有人看自己,他便颔首微笑,须发眉皆白,仙气飘飘。

    王七麟不知道迷你老头是什么,他的目光在神龛身上,这东西很眼熟——

    当初救援黄君子的时候,他曾经猎杀了一群净尸抓了个虎伥,那虎伥就是用这样的神龛供奉着净尸。

    但现在来看这神龛恐怕不是供奉什么鬼神的,而是个牢笼,因为迷你老头在里面一心想钻出来,却没法脱离神龛的束缚。

    谢蛤蟆抚须笑道:“原来是个金精,我们才不要金精呢。”

    听到这话鬼影着急,说道:“为何不要金精呢?人世间有诸多珍宝,只要有金钱便能买到这些珍宝,而金精可以变出金子,金子就是钱。”

    谢蛤蟆问道:“金精是变出金子还是找到金子?”

    鬼影狡猾的说道:“还不是一样吗?它帮你找到无主的金子,这不等于帮你变出金子来?”

    谢蛤蟆摇头道:“你不老实,金听书9精最喜欢偷懒,它们只会去找距离自己不远的金子,找到的往往是别人怀里的金子。”

    鬼影理直气壮的说道:“那你偷来或者抢来不就行了?”

    谢蛤蟆毫无兴趣的离开,鬼影大怒,但它碍于鬼市规矩不能找王七麟一行的麻烦,于是便将神龛中的金精老头抓了出来,伸手一巴掌将它给拍扁了。

    结果金精老头没死,它发出痛苦的哀嚎身躯逐渐恢复正常,但显然很痛苦,便在神龛上打滚。

    谢蛤蟆拉了王七麟一把,道:“别回头看,小伎俩,这是要激发我们的同情心上去理论,一旦这么做就落入它陷阱了,到时候它像狗皮膏药一样贴着咱们,事情会很难办。”

    王七麟低声道:“这金精好像恢复力很强?”

    谢蛤蟆点头道:“当然,黄金有很好的延展性,金精是金精矿脉日夜汲取天地灵气而成,所以拥有黄金的一些特性。”

    做生意的妖魔鬼怪越来越多,有的叼着一根草在他们跟前晃来晃去,好像街溜子。

    王七麟问道:“这些妖魔是要挑事吗?”

    谢蛤蟆笑道:“不,这是插标卖首。它们是要卖身,这些鬼想将自己卖掉,但是它们很狡猾,谁要是真买了这种鬼,只要一个看不住就会被跑掉。”

    徐大咂咂嘴道:“全是男鬼,谁愿意买它们?”

    鬼市并不安稳,这里禁止杀戮但不禁止殴斗,所以时常有妖魔鬼怪撕扯在一起你捶我打。

    他们又走听书10出几步便在一处门房前碰到有两个鬼在互殴,但是没什么妖魔感兴趣,顶多有的隔着远远的看一眼就走。

    徐大最爱吃瓜,他屁颠颠跑过去想看热闹。

    结果其中一个鬼被踢了一脚飞撞到了徐大身上,打人的鬼身影一闪飞到了徐大跟前作势还要出拳,结果一打眼看到了徐大的身影。

    顿时,它像是被点了穴,保持出拳姿势一下子愣住了。

    地上的鬼爬起来去厮打它,它却一把推开对方跪在地上向徐大磕头:“大仙饶命、饶命!”

    另一个鬼看清徐大的样子后也赶紧磕头。

    徐大不明所以,但他意识到自己可以装逼,便高深莫测的阴笑一声,道:“继续打,大爷要看鬼打架!”

    两个鬼一咬牙,彼此对望一眼猛的向对方扑去,有一个口中吐出一把飞刀、另一个则身躯化作黑雾。

    它们这次交手可就凶残许多,有鬼影骑白牛而来厉声道:“你们敢违反规矩?想要烟消云散吗?”

    两个鬼跪下磕头,又有一个鬼叫道:“是大仙要看!”

    谢蛤蟆上来拉走徐大。

    徐大莫名其妙:“道爷,这怎么回事?”

    谢蛤蟆说道:“这两个鬼起先是在做局,它们佯装斗殴引发好看热闹的傻鬼上前,然后彼此靠近看热闹的鬼,到时候互相纠缠在一起趁机偷东西。”

    “结果它们到了你跟前后看到你脖子上的九六,估计它们没有看清九六的情况,以为你戴着个灵兽皮帽子。”

    “能猎杀灵兽做皮帽子的得是什么样的狠角色?它们自然不敢惹,所以当你说要看鬼打架的时候,它们两个为了讨好你便要展开生死搏斗。”

    徐大摸了摸九六的脑袋惊喜的说道:“原来九六在这里还有这作用?”

    九六傲娇的摇尾巴,张开嘴还要叫唤两声

    徐大赶紧摁住它的小尾巴、握住它的狗嘴:“别动弹别出声,你假装自己死了。”

    他沾沾自喜的跑去找王七麟,说道:“大爷这次可以在鬼市横着走了,你可瞧好吧,大爷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横行霸道!”

    绥绥娘子却叹了口气,道:“徐爷真是个傻子,你要有麻烦啦!”

    徐大一怔,问道:“大爷会有什么麻烦?”

    绥绥娘子认真的说道:“鬼市消息最是灵通,你猜你戴着一顶天狗皮的帽子,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徐大混迹街头多年,顿时面如土色:“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会有人啊不,会有妖魔鬼怪来抢夺?”

    绥绥娘子怜悯的看着他道:“徐爷,比那更严重,抢夺皮帽子的是冲着东西来的,可是天狗一族或者天狗族的亲朋们呢?它们会冲着你这个人来!”

    王七麟赶紧拉开了与他的关系,冲周围摆手道:“我跟这位宰了天狗的大高手毫无关系,我们刚才走在一起只是顺路。”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听书12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妖魔哪里走》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723787.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