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世子很凶 > 潜龙鳞影篇 第十章 萍水相逢(245/578)

世子很凶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世子很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潜龙鳞影篇 第十章 萍水相逢(245/578)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从太极殿出来,已经中午时分,长安城内下起了小雨。

    许不令走出宫门,让在外等候的岳九楼去和关鸿业联络,他独自牵着马前往大业坊。

    来太极殿面圣,说白了也只是走个流程,宋暨心里有再多想法,也不可能对他说什么;他对宋暨有再多不满,也不会在此时和宋暨反脸;朝会上只聊了公事,除此之外半句话都没多说。

    至于五万西凉军,宋暨会怎么安排,萧绮也早就预料到了。宋暨只想要兵不想要将,又没法把许家踢开,才让尚未掌权的许不令带兵;给的官职是虚职没有实权,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得听关鸿业的安排,不能脱离朝廷掌控擅自用兵。

    许不令对此也没说什么,毕竟他若是上来就独掌兵权,整合了关中二十万府兵、民兵,那估计也不用平叛了,回头和西北的肃王一起包长安的饺子,手握四十万大军,直接登基即可。

    不过把西凉军交给关鸿业指挥,肯定不是长久之计,话语权是打出来的,许不令还得在平叛的战场中,想办法树立威信,把关鸿业压下去,然后才能和朝廷摊牌要兵权,现在一仗没打就想着独揽大权,也不现实。

    驾马来到大业坊的状元街,许不令先去仙芝斋,给船上的姑娘每个人都挑了几样胭脂,然后便来到了孙家铺子,想着打上一壶断玉烧,解救肚子里都快饿死的酒虫。

    青石小巷中,细密雨珠听书2自伞骨滑下,落在青石地砖上,马蹄铁发出清脆的‘踏踏——’响声。

    来这世道这么久,许不令走过最多次数的路,除开宝宝的水路和旱路,恐怕就是这条小巷了。

    熟悉的场景映入眼帘,偶尔还能遇见似曾相识的酒客,其实若是真有机会的话,许不令更想呆在这里,能安安稳稳与世无争,谁又想在外劳苦奔波。

    遥遥看见巷子深处的老酒肆,许不令露出几分笑容,正想着该怎么和孙掌柜打招呼,忽然瞧见一个小姑娘从酒肆里跑了出来,附身拿起小伞,正好望向这边。

    四目相对,曾经只是萍水相逢,时间相隔遥远,两人却都没有忘记对方。

    “小桃花?”

    “大哥哥!”

    酒肆外,小桃花脸色的伤感一瞬间变成了惊喜,连雨伞都不拿了,一手抱着包裹,一手遮在头顶,快步跑向了巷子口。

    左清秋撑着油纸伞,回过头来,瞧见那匹很醒目的追风马,眼神不易察觉的凝了下,转身跟在了小桃花身后,步伐平稳,油纸伞遮在小桃花头顶,滴水不漏。

    许不令松开缰绳,撑着伞快步上前,瞧见这一幕,眼中稍感意外,多留意了那撑伞的中年男子一眼,便又看向了羊角辫姑娘:

    “小桃花,你还在长安城呀?”

    小桃花踩着绣鞋,跑过青石小巷,来到许不令的跟前,眉眼弯弯笑道:

    “我前几天才过来,以前都在外面到处跑。上次收了大哥哥银子,听书3说是让吴伯伯给你算命,结果……结果……”

    小桃花看了看怀里的长条包裹,眼神又黯了些。

    许不令目光随之下移,瞧见露出来的半截枪杆,眉头微微皱了下。江湖上用铁做枪杆的很少,他遇见小桃花的那晚,在仁义堂中被魁寿街李家算计,当时便有个用铁枪的汉子……

    稍作联想,许不令便拼凑出了前因后果,明白第二天去找小桃花,小桃花为什么不在了。

    不过当晚李家收买高手意图伏杀他,他虽然和在场几人起了冲突,但铁枪薛义和吴忧仗着武艺高强杀了出去,后面的事儿都是狼卫处理的,按江湖规矩算也和他没啥关系。

    不过,许不令看着面前眼神伤感的小姑娘,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走进了几分,微笑道:

    “没事,现在不是又遇上了吗,这位是……”

    许不令望向左清秋,左清秋表情随和,微微颔首:

    “我是小桃花师父,行走江湖不便透漏身份,望公子勿怪。”

    许不令微微点头,对此倒也不介意:“见过先生。”

    左清秋此次是为了右亲王的儿子而来,单挑的话不一定奈何的了许不令,只要打起来必然暴露身份,自然没有在此处和许不令动手的想法。他看了小桃花一眼,便转身走向了酒肆:

    “你们聊吧,我去那边看看。”

    小桃花略显伤感的情绪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见师父走开了,便跑到了许不令的伞下站着,从腰间取听书4下荷包,拿出里面一直贴上相随的银元宝,递给许不令:

    “大哥哥,你当时付的银子。伯伯说江湖人要讲信义,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拿,我本来想等长大了,跑江湖的时候去找你的,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你了。”

    躺在掌心的银元宝光亮亮的,明显经常拿在手中摩挲。

    许不令心里微微揪了下,想了想,抬手把小桃花的手指合了起来,握住了银元宝:

    “你不是给我算过命嘛,算的很准,该是我给你答谢才对,怎么能把银子要回来。”

    小桃花摇了摇头:“我当时瞎说的,就算准也是蒙的,不能白拿大哥哥的银子……”

    许不令轻轻笑了下:“算命都是蒙的,只要蒙对了就是准。我找你算命,算准了若是把银子要回来,岂不是坏了规矩,以后会倒霉的。”

    “……”

    小桃花眨了眨眼睛,觉得很有道理,一时间两难起来:“那……那也不能给这么多……”

    “多的就当预付的酬劳了,等小桃花长大了,走江湖的时候,拿着银元宝来找我,多出来的银子,到时候随便帮我跑个腿就行了。江湖人嘛,收钱办事天经地义,谁都不欠人情。”

    “嗯……”

    小桃花觉得这个提议非常合适,她跟着师父认真习武,想的便是以后走江湖把元宝还回去,还回去以后做什么,倒是没有想过。反正现在把人遇见了,等长大了再去还,好像也不是不行,不过……

    听书5小桃花想了想,低头道:“酒肆里那个老伯伯说,我爹爹走的时候,嘱咐我以后不要走江湖,师父也经常和我说,江湖很小,没什么好走的……”

    许不令听见这话,倒是愣了下,手掌撑着膝盖,微微附身,微笑道:

    “不闯江湖最好,江湖确实没什么意思。不过你是姑娘家家,习武不游历江湖的话,以后做什么?”

    小桃花回忆了下,嘻嘻一笑:“师父说,要为天下开太平,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为天下开太平?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抬眼望向酒肆前负手而立的中年人,只有一个背影。

    高人……

    许不令本想问问小桃花师父是谁,可行走江湖既然隐姓埋名,肆意打听不合规矩,他想想还是没说什么,抬手揉了揉小桃花的发髻:

    “跟着你师父好好学,以后有本事了咱们一起给天下开太平。”

    小桃花点了点头,收起元宝后,回头看了看等待的师父,轻声道:“师父还有事,我先走了,以后怎么找大哥哥呀?”

    许不令轻笑了下:“哥哥我是天下第一,等你长大就知道了,现在还小,不用想这些。”

    “哦……”

    小桃花抿嘴笑了下,转头快步穿过雨幕,跑向了左清秋,跑出几步,又回头招了招手:

    “大哥哥再见。”

    许不令抬手摆了摆手,站在雨幕之中,目送小桃花离去。

    小桃花跟在左清秋后面,一步三回头,直至人影消失在巷子拐角。

    孙老掌柜站在酒肆的围栏后,左右看了两眼,叹了一声:

    “江湖便是如此,恩恩怨怨的谁都分不清楚。公子不是江湖中人,那小姑娘估计也不是,就现在这样,没什么不好。”

    许不令知道孙掌柜是在说铁枪薛义的事儿,虽然此事和他关系不大,但毕竟和薛义的身死有所牵连,小桃花以后知晓内情,会不会找他麻烦还真说不准。

    许不令牵着大黑马来到酒肆外,递出了酒葫芦:

    “是啊,希望吧。”

    “公子还是老规矩?”

    “老规矩。”

    孙掌柜接过酒葫芦,拿起酒勺,清亮酒液灌入葫芦中,发出哗哗声响。

    许不令目光一直放在巷子转角,可能心思已经不在酒上了,接过酒葫芦后,放下一锭银子,便牵着马转身离去。

    孙掌柜用毛巾擦了擦手,站在小酒肆的屋檐下,望了望许不令离去的背影,又望向巷子的另一头,摇头笑了一下。

    青石小巷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人来人往,可能每个人都有这样一段与众不同的故事;有的刚刚开始,有的早已结束,有的至今还深陷其中执迷不悟,其中有多少爱恨纠葛、悲欢喜怒,没人说得清楚,能知道一切的,恐怕只有能让人忘却一切的酒了……

    --------

    大佬们顺手给太后宝宝比个心呀~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听书7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世子很凶》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723787.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