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移宫继位 第四百四十一章:报应从不缺席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移宫继位 第四百四十一章:报应从不缺席

分享到:
关闭
    是夜,张家口码头。

    十几艘挂着“范”字高招旗的大型苍山货船安静的停靠在一边,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倒映着天空上的一弯月牙儿。

    伴着“哗哗”的海风声,海商们也正聚在各自的船上吃饭。

    一名刚从岛国回来的海商望着玩家那些货物,不由得有些羡慕。

    “这范家每天十几条大船,都是往哪儿运,到哪找的这么好的金主?”

    这一问,立即有人跳出来解答。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范家这些都是要运到登莱,然后从蓬莱水城出海的,应该是和番夷们有了什么协议吧。”

    闻言,有人也恍然大悟,感叹道:

    “确实,番夷们做生意一向出手阔绰得很。”

    听见这些话,有一名海商凑了过来,满眼警惕,告诫道:“你们不知道朝廷在苏州成立皇商会,一体管理与番夷们经商的事吗?”



    “就是因为知道,才要抓紧多跑几趟,等皇商会覆盖到张家口来,可就没这么容易能出得去了。”

    很快,众海商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起来。

    太阳刚落,城中就起了宵禁,督办司和东厂的联合行动,更是将人心拍打的嗡嗡直响,可这却影响不到南来北往的商人们。

    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并非是本地的,只是路过在张家口的码头停靠一夜而已,就算城中有什么事,这也都不关他们的事。

    这时,有商人将目光望向范家船队那边,发现正有不少雇来的人正持着刀棍在听书2巡视,不知道到底是运了什么东西,搞得这么神秘。

    一名水手躺在甲板上,身子在随着船体不断摇晃。

    这是常人难以忍受的颠簸,可他却舒服的哼哼唧唧,眼见就要睡着了。

    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水手翻身而起,下意识就要去摸身边的腰刀,可抬起头一看,他却愣住了。

    来的是一队披甲持锐的官兵,为首的是一名千总。

    官兵们来到码头就做好了战斗姿态,远远用鸟铳对准了范家船队这边? 千总上前喝道:

    “上面的听着? 现已查明,范家通虏? 这上面装着的都是粮草军需? 不可以运送出关!”

    “现在束手就擒,本官保尔等无事!”

    说到这里? 千总眼眸微动,将手握到了雁翅刀的刀柄上? 冷冷道:“若敢抵抗? 皆以通虏重罪论处,一家老小,满门抄斩!”

    一听这话,上面的水手们全都慌了。

    毕竟? 他们虽然是刀头舔血? 在死人堆里打滚,可接这个差使就是为了赚钱好填补家用。

    要是因为这个和官兵作对,可就不是自己的事了。

    况且官兵这个阵势不像是开玩笑,打得过打不过是两说,何况就算这次打赢了? 赢的是什么?

    给自己全家老小赢了一个满门抄斩的结局?

    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他们这些根长在大明土地上的人,又能拖家带口的跑到哪儿去。

    还不是有家有室的这么想? 那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也得琢磨琢磨到底犯得上犯不上。

    朝廷就连官兵都出动了? 可见要诛杀范家的决心。

    范家通虏?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儿? 自己就一个受雇在出海时保护船队的,跟官兵拼命不值得。

    水手们还在思量,从舱内慌慌忙忙钻出来一个人,却是前两天骑马撞死人的那个范家大公子范永斗。

    你看这货撞死人了现在像是一丁点有事的样儿吗?

    要不是朱由校直接下圣旨灭了范家,这小子现在怕是还在船舱里快活着呢。

    现在的范家家主还不是范永斗,因为老头子范登库还没死。

    范永斗今年不过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显现出日后那种极具经商眼光的“远见卓识”了。

    范永斗是谁?

    这货靠明清之际向关外运送粮草军资大发战争财起家,借此一跃成为晋商第一家,被康熙皇帝御赐为八大皇商之首!

    其实在范永斗做家主之前,范家就是晋商之中比较有势力的一家,在全国的商人之中也占有一席之地,属于“老牌豪门”了。

    早在洪武年间,范家就已经在张家口和蒙古地区做生意,至今已历经六代,范永斗就是第七代长子。

    这搁到后世,就是妥妥未来继承百万家业的二代子弟。

    范家累世生活于张家口,张家口这个地方流经运河,向东可直抵蓬莱,经蓬莱入海,向西想要前往山陕一带运货也十分方便。

    在这个地方立家,的确是范家早年做出的一个英明决定,和蒙古人做生意,和洋人听书4做生意,都十分方便。

    朱元璋在位时期,范家就是个老实孩子,本本分分的在国内做生意,根本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笑话,洪武大帝杀人那个麻利劲儿,那是跟你闹着玩的?

    后面也都差不多,第四代家主范阑因为十分支持朝廷赈灾,甚至还被嘉靖皇帝表扬过,差点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皇商。

    可是传到第六代,也就是范永斗他爹范登库这代的时候,出了偏差。

    准确的说,是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太过放纵,整天外头浪,没怎么注意教育儿子,导致范永斗整个人的思想直接跑偏了,整天净琢磨歪门邪路。

    范永斗知道大明得胜,建奴惨败的消息以后,料定现在建奴那边肯定需要大量的粮饷和军需。

    其实有点本事的商人谁还猜不出来了,但是没人想去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范永斗是个愣头青,直接向范登库建议,偷摸向关外输送粮饷物资。

    范登库一寻思这不是找死么,起初还严厉训斥了范永斗,叫他省了这个心眼,踏踏实实行商。

    范永斗自然不服,他觉得这是一个起家的天赐良机,于是私自组建船队出关卖货,最后大赚一笔不说,居然还没被发现。

    这样一来,范永斗在范家的声威大涨。

    范登库老糊涂了,居然觉得这是可行之法,将其余几个范家子弟外放出去管铺子了。

    这也就是说,范永斗那个时候正式成为范家的继承人了。

    因为什听书5么,因为他向建奴带货大赚了一笔,范登库虽然担忧,但还是没有抵受住这种带货方法带来前所未有的暴利。

    只要都和那次一样“没被发现”,不就行了。

    在场的很多商人听见范家是因为向关外带货被满门抄斩时,既觉得不可思议,也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范登库老实了一辈子,没成想晚节不保,让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给狠狠坑了一把。

    商人们都不明白,范家虽说不是晋商第一家,现在却也是对关外贸易有名的大豪商。

    “贾于边城,以信义著“这四个字,就是商人们口口相传对张家口范家的称赞,这都是以往那些代家主打下的基础。

    没成想,到第六代范登库得时候,摇身一变,成通虏卖国的汉奸了,七代积蓄,付诸一炬,全都成了朝廷的小金库了。

    很多人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他们想不通,范家原本已经很“财阀”了,非要碰这个雷干什么?

    说起来也是,朝廷这次办事麻利的令人意外。

    天启皇帝的圣旨隔天就直接下来了,一句话给定了:满门抄斩,查封全国资产。

    这事你上哪儿说理去,说你以前本本分分经商,这次是昏头了?

    那杀人犯是不是也能说是一时冲动,其实之前一直都是个好人?

    没什么好说的,商人们除了觉得可惜,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该封、不该杀的,通虏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既然你范家干了,就别怪朝廷心狠手辣。

    这天启一朝,报应虽然会迟到,但是从不缺席。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723787.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